背景: 阅读新闻

寻找瓷泥中的诗和远方——访陶瓷伉俪娄高强、刘静






[日期:2019-07-30] 来源:新浪·艺术中原   作者:韩碧莹 文婕 薛静 [字体: ]

      原木色和纯白色为主色调的手工坊,一半是摆满了陶瓷作品的展架,一半是摆放着拉胚机和案台的工作室。“我们平时就在这里搞创作。”案台两边相对而坐的娄高强和刘静夫妇,各自静默的对自己未完成的作品认真的调整修饰着。

      “现在就是想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。”在神垕做了多年陶瓷造型产品设计的娄高强刘静,如今成了静艺堂陶瓷手工坊的主人。回想起在神垕以客户喜好设计陶瓷作品的忙碌日子,刘静更喜欢现在这样安静闲适、专心创作的时光。“像这样不用考虑客户喜不喜欢,安安静静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创作作品,挺好。”

       “你不必说,我自会懂”

      有人说,事业各自有成,生活情趣又相仿的夫妻才能称为“伉俪”。在只言少语的了解中,笔者看到了修养品性接近,互相理解对方,虽为同行,却能琴瑟和鸣,互相欣赏的两个人。

      “我们是大学同学。”提起相识,两个人都有些羞赧。“我们都是学设计的。”同样来自于周口,同样热衷于艺术创作,大学时期就读于河南省工艺美术学校的娄高强和刘静二人,有着些许共同点。相同的志趣让两个人慢慢的走到了一起。

      学生时代结下的姻果,在神垕生根、发芽。神垕的生活给娄高强和刘静夫妇留下了深深的印记,尽管早已习惯了郑州的生活,但是刘静仍然会回想起当年在神垕用水困难、需要用地窖储水的日子。以至于用水条件改善、甚至来郑州之后,她仍保持着节约用水的习惯。“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。”谈到那些艰苦的日子,娄高强淡然的说到。

      “他不愿意出现在镜头前,比较低调,朋友都说,太低调的那种。”刘静眼中的娄高强是沉稳寡言的。

      在采访中,笔者提出俩人合张影。面对镜头,娄高强显得拘束不自然,轻声嘟囔着:“拍照我不行,这跟拍结婚照一样。”“你离我近点。”娄高强听到刘静的话,虽然勉强,还是贴在了刘静身边。

      “我们前几天刚补拍了婚纱照,拍照太难了,”娄高强小声补充到,“她好看,你们主要拍她就好。”

      “他就是不想到前面来,有时候朋友喊他一块干啥,要是做事可以,比如说,出去玩干啥的,他就不想去,比较喜欢安静一些。”

      人一生,少年时相恋应志趣相投;青年水到渠成;中年时候,两个人都是完整而强大的个体,可又离不开彼此。在工作室里安静的独立创作,是娄高强刘静夫妻二人最普遍的相处方式。“平时生活上,我俩的交流并不是很多。可能是很有默契了。在家,我做这,他做那,配合的很有默契,不需要说让他去做下啥啥啥,他自己知道要做啥事情。”

      “复得返自然”

      工作室的案台上,摆放着一个枯木造型的笔筒,这是刘静的创意。“她喜欢这种枯木的肌理。”“对,自然的东西是很美好的,我希望能把这些自然形状的肌理做出来。”

      在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,自然是两人提到最多的词。“我比较喜欢自然的东西。”“期望能做出自然的纹理,让这个作品的效果更加自然一点。”

      前几年,还在神垕为客户做产品设计时的二人并没有现在的闲适随性,为了达到客户及市场的要求,需要不断的加班修改方案。长期高度紧张的生活让刘静的身体亮了红灯。“好长一段时间我都胃疼吃不下饭。在郑州看了好多老中医都没治好。”

      一次偶然的机会,刘静遇到了一个年轻的中医,中医建议她没事的时候念一念心经。刘静听从了建议,连修改设计时也会放着心经音乐。从这以后,忙碌的生活增添了一丝禅意,胃疼的毛病也不知不觉的好了起来。“其实我不是信佛,但是听心经时我的心确实安静放松了。这时我就意识到不能再这样(按照别人的要求搞创作)了。”做自己想做的设计与创作成为了二人共同的愿望。

      开了静艺堂工作室之后,按自己的灵感创作作品是刘静每天最开心的事情。“我不用再考虑客户喜欢什么,再去糅杂太多的传统元素。”尽管目前娄高强的工作重心仍在神垕,但是在静艺堂,他也开始创作自己的作品。他表示随后也会把神垕的工作放一放,期望能自己创作一些作品,参加一些展览和比赛。

      禅意自然是夫妻二人现在追求的生活方式。“我现在觉得快乐就好。”谈到随性的创作是否会不被市场认同,刘静很坦然,“可能现在我做的东西是小众的,但是将艺术感融入生活,也是我追求的自然的感觉。”“总会有些人能欣赏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 创作是生活的氧气”

      德国诗人荷尔德林说过:“人充满劳绩,但还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。”追求自然,把自己内心想做的东西表达出来,是娄高强刘静夫妇向往的诗意。

      “创作确实很费力,但这是一个特别享受的过程,可以让人专注。全身心地做一件事,并不会觉的很枯燥。”

      以前在神垕做设计,便会用到很多传统元素。市场化风格的礼品太过于规整古板,并不是二人心中最为贴切的中国传统文化。“中国的传统文化很多都是非常好的,我想在设计中吸取他们的精华。”

      两个人平时除了创作作品,也会读诗赏画。对他们来说,诗意的创作即为写意。古代文学书画作品中的写意,都可以是创作的灵感来源。同样在塑形时,他们追求自然形成的状态,根据泥所形成的形态赋予内涵,将画中的意境美实体化。

      “我很喜欢宋代山水画。我想着把把宋代人笔下很写意的、很美的中国画以陶瓷的形式表现出来。比如看到《富春山居图》,很受感触,它的场面很磅礴,也想着下一步,以陶瓷的形式把它做出来,把画面和内容以另一种方式体现在陶瓷创作的题材上。”

      “把自己内心想做的东西表达出来”

      新浪·艺术中原:谈一谈在神垕的创作感受?

      刘静:神垕那边的创作(环境)还是非常好的,比如说创作出来的作品,然后 在每个窑口去烧,朋友们都可帮忙,烧啥样的效果都有人帮助去做这个事,到郑州之后,这一块不是很方便。

      新浪·艺术中原:那现在做出来的作品怎么烧制呢?

      刘静:现在做好的作品还是拿回神垕烧。

      新浪·艺术中原:两位之前合作的作品获得过2013年的“河南之星”设计大赛的专业组金奖,接下来是否会有再合作的打算?

      刘静:有,接下来想着再创作一部分作品,参加一些赛事,包括“河南之星”,还有陶协组织的一些活动,还有全国性的一些赛事。

      新浪·艺术中原:那两个人如何分工呢?

      刘静:各自创作各自的,因为每个人的思路是不一样的,比如说我自己有啥想法,就把自己的想法做出来。像他吧,可能也有自己的思想,他会按自己的思路来,各自做各自的。

      新浪·艺术中原:在创作过程中,是否会互相给对方提意见?

      刘静:这个是应该的,但是在题材的选择上,可能是不一样的,不过在创作的过程中,有啥问题,会互相探讨,给对方建议。

      新浪·艺术中原:现在手工坊里都是谁的作品?

      娄高强:手工坊主要是她的作品,我也有做,做的少,因为现在仍然在神垕做产品设计,随后也会把神垕的工作放一放,自己创作一些作品,参加一些展览和比赛。

      新浪·艺术中原:那刘老师接下来创作上有什么打算?

      刘静:接下来想做文房系列。现在在做的笔筒,就是把自然界树干的纹理,比如梅树桩、松树桩取局部。接下来会延伸成一系列的产品,比如说,梅桩系列,有笔架、梅花造型笔洗,做一个以梅为题材的文房系列;以及松树系列的文房系列,以手工为主。再接下来的题材我也想好了,想表现一些传统写意人物,把传统的写意人物与陶瓷结合起来,以写意的方式,创作一系列人物作品。

      新浪·艺术中原:是否考虑以后做自己的品牌,或者说夫妻品牌?

      刘静:有这个想法,希望以后出系列产品。有朋友建议,做比如静系列,也可以双方的名字合一起,做合作,以及各自的系列产品。

      娄高强:主要是把自己内心想做的东西表达出来。

      新浪·艺术中原:娄老师私下里的话会多一点吗?

      刘静:他平时私下里话也不是很多,但是在创作上有哪些思路了,一旦提出来这个思路,我们俩关于这些的探讨会比较多一些。

      新浪·艺术中原:主要在创作的精神层面探讨?

      刘静:对。其他方面的交流也不是很多,主要在创作上就很多。比如说,有时候我作东西,他就会给我提意见,你这样不行,那样不行,需要调整。我觉得,别人可能站在他那个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,比如我有时候在创作的时候,自己觉得越做越好,其实不是这样,可能自己有问题但是自己并没有看出来,觉得自己的东西特别好,但是他会站在一个不光是爱人的角度,还有朋友的角度,去说在创作中哪些地方有问题,哪些地方不漂亮需要调整。我也会根据他说的,我再去调整。回过头来,我再去看这个作品的时候,确实就不一样了。他提的建议非常中肯,我也确实很受益。

 

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绿宝石 | 阅读: